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这个女巫有点凶 第五十四章 薛景腾的道歉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8:49

这个女巫有点凶 第五十四章 薛景腾的道歉

这些人心中纷纷给陈皓白挂上了一个“魔术大师”的称号,以至于之后,他们在看见陈皓白都会尊称其一声,陈大师。

待所有人平静下来后,接着便是惊天的掌声,整个内外院都能听得见。

所有人都看向陈皓白,他们知道此刻属于这个少年。

“皓白哥哥,你是怎么变得

!”

掌声逐渐平静下来后,许子轩满脸兴奋的看着他,道出了有人的想法。

不过陈皓白怎么可能会告诉他这其中的秘密,所以他只是摇了摇头。

在一旁的中年妇女见到许子轩似乎还要说话,便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子轩,魔术是不能说出来的哦,不然的话就不神奇了。”

许子轩闻言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哦”了一声,随后便没再说话,不过他的眼睛却始终放在陈皓白身上,双眼露出崇拜的眼神,以至于他身旁的小女孩拉他衣角都没注意。

寿宴继续,但是有了陈皓白的这么一出后,大多数人都是在谈论他的这个悬浮魔术,只不过他们想破头脑都想不出对方是怎么变得。

直到宴会结束的前一刻,他们还在思考这其中的原理。

有些人直接走到了陈皓白的跟前,然后掏出了身上的名片,微笑的递了过去。

“陈大师,这是我的名片,您收下。”

陈皓白闻言,自己怎么就成陈大师了?

不过他也没在意,随后低头看了眼名片,可当他看清上面的内容时,顿时吓了一跳,只见上面写着金陵影视集团董事长,徐斌。

陈皓白知道这个集团,而且并不陌生,甚至他还去过。

“金陵影视”是做传媒一类,类似于包装艺人,比如某歌手要发布唱片,他们就负责宣传,甚至还会请来专门的老师,教歌手们如何更好的发声。

这个集团捧红过多位国内一线明星,陈皓白记得当前国内最红的明星魏艺萱,似乎曾经就是这个集团的签约艺人。

当年高三,由于某些事情,陈皓白成绩急剧下滑,所以就从理科转到艺术,接着他便成为了南广的一名艺术生。

而这种集团刚好对他的专业,所以他在大三的后半学期去那里面试,只不过在第二轮就被刷下来了。

没想到,如今人家集团老总就站在他的眼前,所以看着名片,陈皓白陡然有种不现实的感觉。

“陈大师,我是月楼阁的老板。”

只不过还没等他缓过神,这时又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一个中年男子递过来一张黑花边会员卡,其上写着月楼阁,卡片下面还有一串小数字:0009。

“陈大师,听说你是江兴那边的?我是你们隔壁C市的环保局局长...”

“陈大师...”

一时间陈皓白被团团围住,不断有人给他塞名片,以至到最后,他都不知道哪个对哪个了。

他一把将所有人的名片全给接了过来,然后一股脑的放进了裤口袋里。

许老看到这一幕,面带微笑,而一旁的莉迪亚则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有人喜也有人愤,比如余杰,他此时目露怨恨。

“你似乎和认识他?”

听着余睿的话,余杰这才收回目光,不过他却什么也没说。

寿宴结束,人们离去,许老这才将陈皓白单独给叫了过来。

“皓白,你还有多长时间开学?”

陈皓白想了想,如今都八月多份了,距离九月三号开学倒也没多长时间,于是道:“还有二个多星期的样子。”

许老笑了笑,“我知道你在金陵上学,有空的话,就来这里玩吧。”

陈皓白点了点头,随后又唠了会儿,这才和对方道了别。

出了宅子来到停车场,陈皓白竟然看见薛景腾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过陈皓白也只是瞟了他一眼,便从他身边走过去。

只不过,薛景腾却一把拉住他,陈皓白看了眼对方手,皱起眉毛。

薛景腾见状快速将手放开。

“什么事?”

看着对方似乎有事要说,陈皓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对于薛景腾,他没有一丝好感。

只见对方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竟然对他了鞠了一躬。

“之前的事情对不起,是我做的不对,所以请你原谅。”

看着弯下腰的薛景腾,陈皓白没有说话,但心中却有些惊讶。

这是玩儿的哪一出?

其实他和薛景腾倒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那次在盛荣集团口门,对方的态度让他非常不爽。

不过看着此时的薛景腾,倒觉得有些可怜,沉默了片刻,陈皓白叹了口气。

“行了,你起来吧。”

薛景腾闻言这才抬起头,不过刚要说话,陈皓白摆了摆手。

“井水不犯河水,以后我不去找你,同样你也别来烦我就好了,我们就当从来没见过。”

说着他便和莉迪亚朝远处走去。

而看着陈皓白远去的背影,薛景腾捏了捏拳头。

许老还是派了之前那个司机送陈皓白回去,只是和过来不一样,原本有些“高冷”的中年司机却多次通过车内后视镜偷看他,两人因此还对视了好几眼。

陈皓白恶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要不是看在许老的面子上,他早就跳车了。

“陈先生,刚才魔术真的是让人震惊啊。”见陈皓白再次看见自己,司机尴尬的笑了笑道。

陈皓白闻言虽无奈,不过还是摇了摇头,“没什么,一些小把戏而已。”

“哈哈,陈先生谦虚了。”

接着又尬聊了几句,车内便又陷入了沉静。

莉迪亚坐在一旁,奇怪的看了他和司机一眼,弄得陈皓白浑身不自在。

这种状态整整持续两个半小时,陈皓白才得以解放,车子停下小区门口,他二话不说便直接下了车,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家里跑去。

中年司机看着如逃跑般的陈皓白,愣了下,随后一拍脑袋,忘了问对方要联系方式了。

不过看着已经跑远的身影,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儿,随后叹了口气喃喃道:“如果是我女婿该多好啊…”

怎么去北京熙仁医院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的地址
如何去北京熙仁医院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详细地址
如何到北京熙仁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