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深蓝影像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8:35
摘要:这是一片海,傍晚的夕阳已经沉下最后的余晖。海浪拍打着礁石,弹奏着最后的音符。不远处是搭着简易工棚的商店,有稀稀拉拉的游客走过。偶尔有年轻的女子走过冲印店的时候,特意放慢了脚步。冲印店里柜台的后面是一幅巨大的相片,女孩站在一片浅色的戈壁滩上低头轻笑。画的前面坐着一位眼神忧郁的英俊男子,静静地给黑白照片上色,有时会露出天真的笑。她们听见一阵蓝色小调,重叠遥远的影像,是古老的爱情。 这是一片海,傍晚的夕阳已经沉下最后的余晖。海浪拍打着礁石,弹奏着最后的音符。不远处是搭着简易工棚的商店,有稀稀拉拉的游客走过。偶尔有年轻的女子走过冲印店的时候,特意放慢了脚步。冲印店里柜台的后面是一幅巨大的相片,女孩站在一片浅色的戈壁滩上低头轻笑。画的前面坐着一位眼神忧郁的英俊男子,静静地给黑白照片上色,有时会露出天真的笑。她们听见一阵蓝色小调,重叠遥远的影像,是古老的爱情。
当夕阳沉下最后的一丝光亮,男子关上店面,走向海边。海水轻轻的拍打他的脚,有些凉意。他见到女孩的脸,渐渐连成一片的纯白,像阴天突然的闪电,一闪而过,灼伤他的眼睛。他伸出双手不断地向上伸,手开始柔软,指尖在微亮中泛着淡蓝色的光。游离的幻觉,他看见自己站在小山的平顶上,对着天空呼唤。很深的冬有雪花飞扬。他发现身体渐渐变得轻盈。融入这片深蓝。慢慢天空出现女孩的脸,她的躯体。她伸出手握着他的手。她纯净如水的脸在瞳孔里放大,她笑得很美,流淌着温暖的光芒。她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
高泽,我爱你。心终于不再凉。他落下泪。有风吹过,在脸上划过长长的两行冰。她继续说,他听见。
高泽,我爱你。相信爱真实存在,所以我永远在你身边,在你的身边思念你。

(一)开始的记忆
寒冷的清晨,迟莹林静静地走在通往学校的青石子路上。因为寒冷,青石上凝结着一层薄冰,很滑。一直以来,她喜欢很早就去上学,因为时间很多,可以安静地行走,路上一个学生也没有。她走得很慢,慢得只听见心跳的声音。
去学校的路旁有水井,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水井是长方形的,很深,水很清。它旁边还有两个池子,也是长方形的,水的深度只到小孩的膝盖。其中一口是人们用来洗衣服,另一口用来洗菜。路过这里的时候,她喜欢停下来,常常怀疑这么一块地方有什么故事发生。可是除了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哑女和她的母亲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故事。哑女很早就在水井边提水,她的脸上有很多皱纹,神情却如同小孩。她的母亲就在离井很近的小饭馆的门口做花环,哑女的工作是每天为提供她们母女吃住的小饭馆干杂活。莹林站在路旁看哑女吃力地担着水桶,她很矮,也很瘦,长年穿着灰色的的确良上衣,花裤子和黑色布鞋。每天放学回家的时候,孩子们都喜欢逗着哑女玩,她只能发出“啊不”的声音,所以都叫她“阿不”。孩子们叫她的时候,她很高兴。欢快地挥动着她骨瘦如柴的双手,招呼着过往的孩子们。大部分的孩子都是友善的对她,只有几个调皮的孩子会去戏弄她,或许是习以为常,只要是不过分,她总是乐呵呵。
莹林问婆婆阿不有多大的岁数,婆婆说她大概三十来岁。她仔细想着母亲的脸,三十岁的女人,美丽如同盛开的牡丹。可是阿不的衰老却如同烘干的橘子皮。婆婆说,有些人不应该出生。
路人经过阿不母亲的摊子边,蹲在摊边看她扎纸花,她的手艺很好,软软的皱纹纸在她的手上很快就变成美丽的花朵,这些花都是奠花。她们以此为生。
那年的清晨,父亲牵着莹林的手向郊外走去。春天,路旁开满黄色的小花。整个世界沐浴在一片清新之中。父亲的脸上有着少许的微笑,他很少笑。在莹林的记忆中,他极少露出这样的笑。在田野之中,有栋红色屋顶的砖房,父亲径直走进最里间。屋里有张漆着朱砂色,床沿雕着美丽花纹的木床。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脸很白,父亲轻轻地拧了一下女人的脸蛋。女人睁开雾朦朦的眼睛,冲他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站在父亲身后的莹林也不由地看呆。当她看见他身后的莹林时,她的眼睛黯淡下来。父亲讨好地拖过莹林,她记得父亲要她叫那个女人陵姨。女人对她轻轻地点点头。
女人的家很干净,古香古色。大厅里挂满红色的小灯笼。莹林望着这些小灯笼出神。父亲问她喜不喜欢这个家。她睁着似懂非懂的眼睛望着父亲。他的眼睛里充满希望,莹林不由自己地点点头。她看见父亲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这家的大人挺好,他们拿出花生、葵瓜子给莹林吃,小舅舅还给莹林做红灯笼。只有那位陵姨对她冷淡。莹林不知道父亲怎么不回家,他每天拿着照相机和陵姨出门,去乡下给人拍照赚钱。直到有一天,母亲找到这里。莹林才知道,母亲与父亲离婚。从此,莹林要与这家人一起生活。那年莹林六岁。
如果生活一直这样过去。莹林与父亲应该会幸福。她喜欢这家的小舅舅。莹林与小舅舅睡在阁楼上,爬上阁楼的唯一途径就是楼梯,楼梯不是固定的。每天晚上他们爬上去以后,婆婆就会把楼梯放在门后面,第二天早上他们起床的时候又会把楼梯重新架好。
阁楼的空间不大,放着一张床和一张席子。她睡在靠窗的床上,晚上打开窗户就可以看见满天的星星。莹林的床很旧,是古式的木床,上面绣着繁锁复杂的图案,床脚的四周挂着红灯笼,灯笼下有铃铛。还挂了纹帐,颜色有点黄,很旧、却很干净。
第一次睡在这张床上,莹林怎么也睡不着。她爬在窗台上望着天空。天空的星星眨着眼睛。母亲说,最大最亮的那颗星星就是妈妈。她想起母亲香甜的怀抱。母亲对莹林说,莹林,妈妈爱你。只是有些事情你还不明白。因为有些原因,爸爸已经没有办法与妈妈生活在一起,以后你要听爸爸的话,还有阿姨的话。妈妈一定会来看你。
莹林知道她将失去母亲。她比阿不还让人嫌弃。她睁着眼睛望着透亮的星空。她不明白许多的事情,不明白大人的世界,为什么好好的一家人会因为某种原因支离破碎。她甚至不能张开双手去拥抱她现在拥有的一切。一种不确定在她心底深深扎根。她突然需要一种强烈的感情,去抵制内心的空洞与不安。就这样流泪。
高泽坐起身来,看着泪流满面的莹林。他爬到莹林身边,是不是在想妈妈?
她点点头。
高泽从抽屉里找出口琴,吹起来。悠扬的琴声在宁静的夜轻轻地流淌,莹林依在他的怀抱里安静地听着,慢慢地睡意来临,她沉沉地睡过去。
青园小学在旧城区,那里的房子很低矮,路弯弯曲曲,由青石铺成。长年累月被雨水冲洗,青石的边缘变得有些透明,一下雨就会很滑。父亲没有让莹林进条件好一些的中心小学。原因是她可以和高泽在同一个学校,他们可以互相照应,这样他会放心些。
青石路旁边是一条小水沟,小水沟的水最后会流到井边的水池里。每天放学的时候,许多孩子会跳到水沟里去找沙虫。红色的沙虫很细,有的时候根本就看不见。
莹林也喜欢沙虫,红色的虫子装在白色的玻璃瓶里,在玻璃瓶的底部放一层黑色的沙土,然后再装一些水,水刚好盖过泥土,把虫子放进去,它们就会在泥土里钻来钻去,很有趣。
沙虫不好捉。大人们说这些虫子会吸人血,对身体有害处。高泽不让莹林下沟。她爬在青石板上看他。他左手拿着一根空心的棍子,右手拿一根小树枝,在泥土里仔细地翻着,如果有,就小心翼翼地用小树枝扒虫子到空心的棍子里。每当快捉到的时候,她都会兴奋地叫,高泽。捉住了。我们捉住了。她刚好换牙,说话的时候露着风,听到别人的耳朵里就变成了“高贼”。高泽每次听到她这样叫他,就会皱起眉头,拍一下莹林的额头,她冲他做一个鬼脸,他们开心地笑着。
家门口前的坪子上围满了人。间接地听到哭泣的声音。高泽牵着莹林的手往人群里钻。莹林看见高陵披散着头发,满脸泪痕地瘫坐在地上。她的前面摆着一张席子。席子上睡着一个人,用白布蒙着脸,布上面有些地方已经渗透着红色的血水,触目惊心。婆婆坐在门槛上边抹眼泪边叹气。旁人议论纷纷。抢来的幸福终究不会长久。俗话说得好,不是自己的到最后终究不是自己的。
莹林被告知,父亲永远地离开自己。父亲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长年穿着灰色或黑色的确良翻领衬衣,不会扣衣服上的第一个扣子。头发经常梳得油光发亮,爱穿棉布裤子和黑色的布鞋。不常笑,回到家里不说话只喜欢往暗室里跑,冲洗相片。家前面的坪子上有许多拉好的绳子,那是用来晾晒照片的。等相片干了,他就会在坪子上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许多的调色盘,里面有各种颜料,他拿着小毛笔,认真地给黑白相片上色。他最想做的事情,是赚够了钱买一台海鸥牌的照相机,这样下乡去给人们照相就方便多了。等他赚到更多钱的时候,开一家照相馆,让家里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婆婆蒙着莹林的眼睛,她没有看见父亲血肉模糊的样子。他是为救一个孩子失足跌下山崖而死的。死的时候还紧紧护着那台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半自动照相机。高陵一直在落泪,无休无止。她的脸白得吓人。莹林缩在灵堂的一角,高泽跟着婆婆进进出出。
阿不跟在她母亲后面来到高陵家。她的母亲与婆婆商讨丧事。阿不乐呵呵地走到莹林身边,扯莹林的头发。还说,没爸的孩子。跟阿不一样。羞,羞,羞。莹林一听,泪水哗哗地下来,原来她变得与阿不一样,没有父亲,会被人耻笑。
高泽冲到阿不面前,甩她一记重重的耳光。阿不恼怒地向他吐口水,他们扭打到一块。直到婆婆和阿不的母亲把他们分开。
母亲在父亲下葬后的第十五天出现。陪伴她来的还有她现在的丈夫纪叔。母亲已经身怀六甲,她脸上没有特别悲伤的表情,只是有些憔悴。高陵在父亲死后第一次下床,接待母亲。
让孩子跟我吧!毕竟我是她的亲娘。高陵看着母亲,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然后她又瞧了瞧站在母亲身后满脸迟疑的男人。最后她摇了摇头。当初既然我从你手中抢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如今的一切都由我来承担。莹林跟我会比较好,我向你发誓,只要是我有饭吃,就不会让她挨饿。母亲有些不舍,不过她在新的城市刚刚开始新的生活,很多时候无能为力。
莹林送母亲去车站,母亲的眼睛里含着泪水。一颗颗饱满晶莹。她把脖子上的玉链取下来,戴在莹林的身上。
妈妈答应你,只要条件好一些,我一定会来接你。
将要上车之际,她看见马路对面的小吃店。她坚持自己走过去买酥皮蛋卷。热气腾腾的蛋卷用红纸包着,散发出诱人的甜香。她拿起一根送到莹林的嘴巴里,妈妈真没用,只能为莹林做这些。你要相信妈妈,妈妈将来一定会让莹林过上幸福的生活。莹林接过母亲的蛋卷,望着她湿淋淋的脸,最后目送她不舍的离去。当汽车完全消失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成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莹林开始做梦。梦到六岁以前的生活。母亲与父亲在黄昏的时候牵着莹林的手去公园散步。父亲给莹林拍照,她不喜欢照相,觉得站在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前面做同样的动作,不能随便眨眼睛,很累人。父亲摸着她的头说,这孩子喜欢流动的东西。将来也许会流离失所。
父亲说着说着身体慢慢地变透明,消失不见。母亲想去抓,结果什么也抓不到。然后跌入一个漫长的黑暗之中。
莹林,醒醒。
高泽摇醒做着噩梦的莹林。她从梦中醒来,脸上满是汗水。
高泽。我害怕。
他爬到莹林的床上。打开窗子,抱着莹林。不怕,有小舅舅在。清风吹进来,疏散一些闷热。人为什么要出生?人为什么会死,死后又会去哪里?
人来到世界上是为遇见一个让心靠岸的人。为遇见那个让心靠岸的人,为永远地与他在一起,所以死去,在另一个没有苦难的地方等待。
高泽,我要等待的人会是谁?
不知道。但总会有那个人。
高泽抱着莹林躺在木床上,谁会是他们要等待的人呢?
莹林被一阵尿意惊醒。她摇醒高泽。他打开灯,用衣服绑住自己让莹林拉着,他爬出阁楼的地板,悬着半身在空中,伸出手把搂梯扶过来。他们露出笑容。
半夜的星空特别美丽。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偶尔会有一两颗流星划过天际。莹林仿佛听见陨石坠落的巨响,她的心猛烈一震。
高泽。如果你还来不及遇到那个人,那个人就消失了,怎么办?
高泽抬着头望着天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没有遇见会怎么办?
莹林如果没有遇见那个人。莹林死后会不会害怕?
不会的,如果莹林没有遇见那个人,那么小舅舅就永远和莹林在一起,不分开。
莹林微笑地靠在高泽的肩头,闭上眼睛安心地睡过去,梦里听见高泽的口琴声,悠扬而情深。她的眼角露出笑容。高泽静静地望着莹林美丽的笑脸,也沉沉地睡去。
永远不分开,或许是的。莹林在做一个梦,梦醒后,枕头常常湿了一大片。她还是一个孩子,拼凑着世界。她看见某种影像,一直在眼前晃动。有一位温柔的水乡女子站在照相馆的二楼,泪眼朦胧地望着楼下的水井。她扯来一块红色的面纱蒙住自己的面容,开始唱一曲小调。
你侬我侬,霞儿飞
天大地大,蝶成双
我说姑娘你别闹心
有情朗儿把你娶回家
打开窗户艳阳天
报喜的鸟儿结衔还
俏媳妇多情朗
你织布来他耕田
桃花园
世外仙
鸳鸯戏水情更长
你侬我侬,霞灰颜
天大地大,蝶落殇
我说媳妇你别揪心
浪子玩火终究要归家
关了心门,乌鸦飞
逢人只说丑媳妇
劳燕分飞本无常
日心劳
夜难寐
长情难抵岁无情

共 87282 字 1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自评曰:“不知道怎么结束。莹林的死,不想直接的表达。她只是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很多时候,希望有很多人记得自己,可是认识的人多了,太过复杂的关系,又常常让人无所适从。从来不知道人活着是为什么?可是不管怎么样,人都应该有梦想,并且珍爱生命。或许人生 想拍电影。拍压抑的人。心里有太多幻象的人,因为幻觉太多,是不能幸福的根本。可是没有幻觉,平凡的柴米油盐,会让生活跌入无止无尽的空白当中。即使这样也需要付出努力,最平凡的人生也需要付出努力。所以把此书献给努力生活,努力爱着的人。在任何时候不要两手都紧紧握着,张开一只手去抓住幸福。去爱,去感动。”这一段是作者对作品的主题进行简明扼要的阐述和概括,此作篇幅较长,算作一篇中篇小说。小说分节不多,一共七节,叙述的功力不凡,足见作者的写作毅力和观察社会的能力。作品中穿插的几首诗歌也较有意境,比如:“小时候牵着你走过/外婆家的小路/青色的石板在阳光下荡着光/你说下起梧桐雨/是思念的开端/那片红色海洋/在微风下轻轻摇荡/声音叮叮铛铛/那片悲凉荒漠/ 在夕阳下听到二胡和唢呐/忧伤的骆驼终于倒下/我还记得你的笑脸……”另外作者对人物语言的设置也较讲究,通俗且不俗。不错的作品,难得一见!【编辑:柳絮如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 1141】
1 楼 文友: 2009-0 -11 17: 8:4 请作者以后投稿注意一下段落的格式,自然段间如果有空行或者空行太多会影响读者的阅读。为了尊重读者起见,建议删除一些无用的空行。君的原稿为:
“(空行)
(空行)
(空行)
半夜。莹林被敲门的声音惊醒。打开门来,见到尘土满面的高泽。他冲她露出温暖的笑。抱着她进入房间。她闻到烤肉的味道。他从身后的大帆布包里掏出一个很大的牛皮纸袋。里面有香喷喷的烤羊肉。还是热的。这是在大新街最有名的店子烤的。
(空行)
(空行)
(空行)
她抽出一根,慢吞吞地吃着。胃渐渐温暖起来。如果能够再喝一碗酸奶,或者吃上一个小火锅。这个夜会很香辣。他摸摸她的头。走进洗手间,洗了个澡,一身清爽出来。那黑色的头发紧紧贴在脸上,滴着晶莹的水珠。强壮的身体呈现六块完美的肌肉。莹林不由自己地走神。眼前飞过无数的幻觉。虽然熟悉,仍然着迷。他走近她,轻轻抱她入怀。眼睛里有化不开的柔情,静静地吻着她。交缠重叠的影像,几千年来永恒的乐章,在西北的夜香艳上演。
(空行)
(空行)
(空行)
黎明来得很早,她在他小狗式的添吻下醒来。仍然有种饥饿。她发现,即使在他的身边。她仍然在思念着他。皮肤的温暖,手指在身体上的触觉。仍然思念。她回到那些潮湿的夜,醒来就可以握着他的手。睁开眼睛。莹林。望着我。终于张开眼睛,他的眼温暖如玉。他的唇柔情似水。他的脸英俊无以伦比。他们彼此沉陷。终于幸福。(空行)
(空行)
(空行)
那台破吉普在停车场里,一眼就可以看见。高泽会去一个叫茶卡的地方。可以见到盐湖里朵朵盛开的盐花。碧波万倾里的纯白如雪,如同晴空连绵不绝。”节选部分,此文己作修改,希望其他作者也能尽量避免这种排版方式!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成人纸尿裤哪种吸水
活络油有什么功效与作用
宝宝健脾胃推拿
小儿眼屎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