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传奇小说】点钟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2:13:06

快快快,一个声音从远方传来。

跑,跑,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快跑。紧接着另一个声音也传了过来。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正在睡梦中。红色的人头马,银盘,刀叉,外加一份牛肉。可是所有的东西像是爆炸一样,瞬间的从我的身边消失。我还没想好要如何吃眼下的这份牛肉,以及该如何把昂贵的人头马偷偷的带走。

我醒了,我想要抱怨,但随即声音就钻进了我的耳朵。“快快快”“跑,跑,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我想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声音之急促看的出,应该是有什么在追人。而这个人当中,有男,有女。但随即我又否定了有什么在追人的想法,为人跑的急促有可能是在赶事情。也许是他们发现山上有金子,再不跑,就被别人给强光了。也许是他们要赶火车,再不跑,火车就跑了。不过可惜,这边没有火车。

“快快快。”这次传来的要比之前清晰多了。

这次没有后面的那句话了,我想那个男的应该是嗓子哑了,或者是他觉得再叫也没意思了。确实,一句话总是要重复,总会给人以厌恶的感觉。想来,这个人还挺懂得生活的道理。

我想这件事和我应该没关系的,我想我没必要怪罪他们扰乱了我的美梦。天知道,住在这里,我随时可以做一箩筐这样的梦。

闭上眼睛,躺下去,再睡一会,时间还早着呢。就算时间不早也没事。因为我完全没必要去考虑时间的问题。

我还没想好一个问题的时候,另一个问题就紧随而来了。我发现,我现在有点失落于把很多问题都放在一起去考虑,让我有点理不清思绪。

屋子里一片黑暗,我试着打开灯,可是也只能试着去这么做。因为我没有灯,这个地方,除了一个房间,再没有别的。

是的,没有别的,什么都没有。我想打开房门去欣赏一下夜景,可是木门上面却早已布满荆棘。如果我伸手过去,这将意味着我会鲜血淋淋。因此我只能这样,继续把失落扩大的最大化。这样我会觉得崩溃,继而躺在床上,睡去。

我是一个被囚禁者。我应该是犯罪了。我不记得我是杀了人,还是抢了银行,那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在酒吧里喝酒,酒过三巡,吧台 来问点钟。我没钱,因此我选择了离开。阿伊留下来了,还有他的几个狗屁朋友。

我出了酒吧,继而脑袋开始昏沉,最后就是不省人事。这段期间,我想我和谁谁谁有过 的事情发生。那是快感,对于任何一个醉酒的人来说,快感他们还是会明白的。

可是,当我醒来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并没有看见凌乱的房间,也没有看见放在桌子上的半瓶可乐。我甚至看不见东西。黑暗,是的黑暗。除了黑暗以外再无别的。我怀疑我是不是瞎了,但是我能感觉到我并没有瞎。眼珠子还在动,双手挥舞的信号偶尔能给我一点感觉。

我开始去触摸,去碰壁,当我碰到们的时候,我惊喜起来,我以为我可以出去了。但是当我打开门的时候,眼前的一切立刻让我慌神。这个地方,是哪里?我只记得,我当时是这么简单的说的。

快快快,咦,这是一个声音。应该离我比较近了。这会是谁的声音?让我想想在我来到这里以前,是不是听过这样的声音。女子,我身边的女子会有人声音是这般的吗?

没有,这个声音是陌生的。

有人吗?你是谁?我想大声的说话。可是张开嘴后,我才想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失声了。

快快快,声音又来了。这下我开始觉得有些习惯了。就像我一贯把自己当成一个囚犯一样。我比囚犯要好多了,我每天吃的喝的,都有人送,而且还都是好的。尽管为此我失了声,失了自由。

快快快,声音又来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会有这个声音呢?难道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莫非战争真的要开始了,而她们在装填弹药?不对啊,刚刚明明有人说跑跑跑的。

真奇怪。这些人肯定是疯了,没事瞎叫什么。

这些人?对啊, 是人啊。我该多久没听到叫声了?而且是人的叫声。那个给我送饭的小伙子,应该和我一样,是失声的。除了他,我见不到任何人,听不到任何声音。

快快快,这次的声音,好像愈发的靠近了。近到,似乎就在我身边叫出来的一样。这也太不寻常了吧?我想我应该尽快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除了吃饭时间,我可以看一次外面,别的再没有机会了。

不知何时,我明确的感觉我有点焦躁了。这不应该发生的,以我的性子而言。或者说,我以我在这里长久养成的性子而言。

可是真的焦躁了,我好想看到了那晚上在酒吧的场景一样。那个穿着异常暴露的 ,走到我的身边:“先生,需要点钟吗?”“不需要,我没钱。”其实我是需要的,从男人基本的生理角度考虑。可惜,我没钱这是实话。

“何向阳,何向阳,何向阳。”这个声音很轻,轻到害怕有人听到一样。可同时这个声音你我很近,近到我听到了。何向阳是谁,哦,对了,是我。除了我,还能有谁呢?

“何向阳,我请你。”这是我听到的阿伊最后说的一句话。我记住了,我叫何向阳。

我想回复一句,我在。但是我发不了声。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说不了话。来到这里,我喜欢自言自语,知道有一天我对自己说,你应该接受你现在的一切的时候。我发现,我听不到我的声音了。我失声了,这绝对是。我很焦躁,很焦急,很不知所措。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一切恢复平淡,我开始接受这个事实,就像我接受我没钱这个事实一样。

“何向阳,何向阳,何向阳。” 声音还是那么轻,我想即使再轻,也足以引起的我的焦躁了。我无法相信这是一个事实,就像我无法相信,有朝一日,我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一样。这是淡定,我把它归纳为淡定,很多人都喜欢说淡定这个词汇。可是很多人如果看见了现在的我,绝对会发现,所谓的淡定到我这里,都得失色。

我试着用手在地上轻击,咚咚咚,声音柔和的样子。许是,轻击声,被人给察觉了。我随机又听到了,“这边”,这个词汇。

这边,是我这边吗?难道真的有人要来解救我。哦,不是,我不需要解救,我在这里很好,吃的好,睡的好,梦的好。即便所有的不好,对于现在我的来说,都是好的。有一首叫做,有的人死了,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却死了。确实,我无法分清现在的我是活的,还是死的。我有时候也会不甘心,可是当我尝到好吃的食物后,所有的不甘心都无所谓了。尤其是当我看上一样,外面的环境,我感觉那就天堂。而那个给我送饭的哑巴就是天使。

门,被打开了,这一点是我没想到的。但我想到的是,打开门的不是哑巴,这个时间,不是吃饭的时间。所以我想问问,开门的那个人手有没有被荆棘刺到。

一束光线瞬间刺了过来,阳关太强烈了,我有些受不了,而立刻用手去挡。

我从手指的缝隙处看到了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小孩。准确的说,他不是小孩。小孩没有长成那样的。我打量了一下他,我从零星的记忆里,可以判断出一个信号,他有可能是外星人。

我是不是要叫一句,毕竟我不认识这些人。不过,我的淡定足以让我不去觉得惊讶。

“何向阳,我们终于找到你了。”女的带头说话了。

“别的不管,赶快带他走,否则来不及了。”男的也说话了,急促的呼吸看得出他很累。

“你们是谁?”我脱口问了一句。可惜这句话他们和我一样听不见。

“我们是来救你的。”女的随口回答,我比较诧异,怎么他听到了。不过我立刻明白,他应该是看的嘴型。

那个外星人似乎不淡定了,快速闪到我身边,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难道我的样子成了一个外星人?

我还没具体想清楚,那个男的走到我身边,也没问我愿不愿意,就背起了我。

“你要干嘛,放下我,你们是谁?”我再次的说了句,我听不到的话。

“来救你的,先不要说话,等出去了再说。”女的有说话了。我比较纳闷,难道我嘴型很性感,怎么老是盯着我的嘴型。

我想我是明白风的感受的,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一阵风快速从我的耳边过去。当然,也可以认为,高速的运行,使我感觉我是在风的身边过去的。

“何向阳,我们终于找到你了。”这女的又说了这么一句话。我突然觉得很亲切,她的语言给了我一种安定的感觉。好像,之前的淡定可以完全消去。而现在,我只要心安理得的去接受这份类似的恩赐的救赎。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我第三次说了一句,我自己听不到的话。

“到了你就知道了。”女的又回答了我。我睁大了眼睛,看这样她,好像她真的能听到我说话一样,可是我自己竟然听不到 ,还真够奇怪的。

我分明问道了一种很奇怪的味道。这味道,让我眩晕。

从哪里来的呢?有没有搞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何向阳,你个穷鬼,你真的没钱?”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这声音让我熟悉,是吧台 。

我感觉很累,累得我四肢都散架了一样。而背上那种灼热的感觉,更是让我怀疑,我是不是经历过一次战争。除了什么事情?我惶惑起来。

“啪。”一个拍打声,传进我的耳朵。继而是背后的更加灼热。

“何向阳,你个穷鬼,你真的没钱,你没钱你点你妹的钟啊。我要告你,告你强奸。”这次的声音有点刺耳。我试着睁开眼睛,刺眼的光束,让我有点难受。有没有搞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又做梦了。

我用手阻挡着光束,手的缝隙处我看到一个女子,穿着三点式的衣服站在我的面前。有没有搞错,这足够引爆我的欲望,这女子难道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吗?

“何向阳,你个穷鬼,你还钱,你还我钱。”这女子又叫了起来。而这次我挺清楚,他是在说什么了。

“怎么了,我穷什么了。”我不知所措的回答到。

她开始哭泣,呜呜呜,“你那么穷你还嫖,你个穷鬼。”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我嫖了。难道是昨晚喝多了。不会吧,我喝多了竟然会嫖。我没钱,我记得我说了这句话的。可是,可是,可是。似乎没什么可是而言。现在我只希望搞清楚一些事情。

刚刚我明明被一个背着跑的,怎么现在趴在一张床上?

共 81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混沌的思维,实际上是为了写混沌的生活。文章通篇都在写一种混乱:思维的混乱、环境的混乱、甚至行为的混乱。但是作者正是用这一种乱来针砭时弊的,而且有点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意味。小说结尾富有传奇色彩。中间的语言都是内心独白,很现实,很犀利。推荐。——玉树临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42026】

1 楼 文友: 2012-04-20 07:40:51 真诚拜读与学习了,心思感叹天地和人情。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2 楼 文友: 2012-08-21 00: 1: 2 很有意思的作品,也很有意义的作品,给人带来思考。

老年人腰椎有骨刺怎么办
小儿导致便秘的原因有哪些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