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大逆之门第一千零七十八章鬼夫妻

发布时间:2020-01-19 18:39:40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鬼夫妻

安争手在桌子上一扫,将除了灵位之外的东西都扫落在地。他把吏轻风的人头摆在桌子上,找了几根香点燃插好。外面院子里还有一百多个青慧宗的弟子东倒西歪的在地上动不了,安争听到那些家伙的呻吟声才想起来,这有这有一群败类没有处理。

“除恶务尽。”

安争转身,从地上捡起来一柄长剑,一个一个的将那些青慧宗弟子的脑袋割下来,杀的满手是血。所有人杀完之后安争把人头都堆在灵位下面,用血在青慧宗的白墙上写下血债血偿四个字。

“我要走了,还有事没有做完,骆爷,谢谢你。”

安争跪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来自己应该搜一搜青慧宗的,哪怕是先找到几件低等级的法器防身也好。青慧宗占地很大,毕竟曾经也是一个很辉煌强盛的宗门所在。在一排一排的房间里找了一圈,一无所获。安争只好又回去,在那些尸体上翻找了一会儿,倒是找到了不少低级的空间法器,好歹也是有用的。

至于那些法器,安争实在看不上眼,这个时代的修为灵气浓郁,修行者的境界很强大,可是法器的品级似乎没有什么区别。想想大羲时代,那些强大的紫品法器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安争就觉得一阵阵的可惜。

一共收集到了一百多件翠品的红品的法器,翻了翻吏轻风的尸体,找到了一个金品的空间法器,但是安争现在修为之力还不够强行将吏轻风留在里面的气息抹除的,只能等到以后强大了再说。

青慧宗人数太少,只有一百多个,所以修缮整理出来的房屋只是原来建筑的五分之一那么多。以前那个强大的宗门已经没落很久了,安争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些什么,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万一有什么发现呢。

后面的房屋破损的很严重,安争推开一个房间,一股刺鼻的烟尘气味钻进鼻子里,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屋子里的灰尘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到处都是蜘蛛。不过安争发现诡异之处在于,当时这个宗门被毁灭应该是极为突然的,因为屋子里还保持着当时的原貌。

桌子上还放着碗筷,都是玉石做的,价值不菲,从里面的残留物来看,当时住在这里的人还在吃饭就突然被抓走了,屋子里东西基本上没有动。这个屋子里当时应该是两个人,桌子上的碗筷一共是两副。安争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打开一个柜子,里面挂着的衣服被风一吹就全都掉下来,变成了碎片。

看到这些东西,安争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青慧宗占据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为什么对后面的房屋没有进行搜寻?如果翻找过的话,屋子里不可能还保持着原貌。

吏轻风那个性格,自然不会是因为讲道德......所以,这些没开启的房间之中,可能存在这什么让吏轻风都感到害怕的危险,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正想到这些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吱呀一声自己关上了。紧跟着安争就看到那些衣服的碎片飞起来重新组合恢复了衣服原来的样子,柜子的门自己关闭。这个屋子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个安争。

“咳咳......前辈,若是冒犯了的话,还请见谅。我只是好奇才会进来的,我这就告辞。”

安争一边说话一边往后退着走,这种无法解释清楚的事谁都会有些害怕,哪怕是修行者。退到门口,安争却发现房门打不开了。就在这时候安争才注意到,餐桌上那些本来已经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饭菜又散发出热气,然后一点一点的变了样子......中间那最大的一个盘子里,放着一颗人头,血糊糊的,眼睛还睁着。

安争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这就不好玩了啊。”

桌子上的菜盘里,出现了还在淌血的心脏,肠子,还有手臂和大腿。安争注意到那些尸体碎块上带着的衣服,显然是青慧宗那些弟子的着装。

也就是说,青慧宗的人不是没有进来过,只是进来的人已经死了。盘子里那些残肢断臂就是当时被分尸的青慧宗弟子,而现在进来的是自己,下一次再有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盘子里的尸体可能巨石自己的......

安争猛的一拉门,那原本应该腐朽破败的木门居然拉不开。

“肚子饿了吧,请你吃饭。”

屋子里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安争吓得头皮发麻,他猛的回头,就看到一个身穿彩裙的女子站在那,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眼眶里是空的,黑乎乎的没有眼球。她面无表情的指了指桌子上那些残尸:“过来吃啊,我刚做好的。”

安争连连摇头:“前辈,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那女子脸色忽然一变,张开嘴,两根青黑色的獠牙从嘴里延伸出来,眼窝里出现了两团绿色的鬼火。

“你不吃?!”

她抬起手指向安争,手指上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卷曲的,青黑色。安争往后退,后背撞在木门上,感觉背后一阵阵的寒冷。安争伸手向后打算再推门试试,可是摸索了一会儿感觉不对劲。他一回头,就看到自己背后站着一个穿白衣的男人,脸色发青,身体僵硬,站在那还在笑:“拙荆做好了饭菜,怎么也应该赏脸吃了再走的。”

安争道:“两位若是有什么冤屈,不应该难为无辜之人吧。”

那男人表情明显变了以下,嘴里喃喃自语似的说道:“冤屈?冤屈......我们大理宗无端被灭,仙师府罪行昭彰,现在却依然逍遥法外......你若是能帮我们报仇,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安争楞了一下:“仙师府?”

“没错!”

那女子凄厉的喊道:“就是仙师府!那群恶魔,他们都不得好死!”

安争叹了口气:“我似乎明白一点为什么青慧宗要选择在这里了,当初仙师府对大理宗灭门也就是那几个原因。第一,是因为当初大理宗触犯了仙师府的规矩,不过既然能从仙师府拿到开宗立派的资格,大理宗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什么不能碰。第二,那就是大理宗一定是得到了什么重宝,以至于仙师府必须得到这件东西。地三,就是大理宗或许知道了一些仙师府的把柄,仙师府出手将大理宗灭除。两位前辈,我推测的对不对?”

那个看起来僵尸一样的男人神情颓然下来:“还不是因为圣胎。”

“圣胎是什么?”

安争问了一句。

那女子冷冷的说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定也是仙师府的人,在套我们的话对不对?”

“我不是,外面青慧宗的那些人才是,不过已经被我杀光了。我和他们之间有仇,我是来报仇的。”

安争简单解释了一下,那女子表情变幻:“善水村?善水村是个已经存在了两千多年的山村,村子里的人朴实善良,居然全都被杀了......”

那男人叹道:“仙师府存在一天,人间界用不得安宁。”

女子道:“我感觉到外面的人已经都死了,暂且相信你......我们夫妻是大理宗的开创者,他是我夫君,名为肖生,我叫叶子蓝。几百年前,我们夫妻在出行游玩,在昆仑山的一个分支上发现了圣胎。传闻在鸿蒙初开之际,元气分流,一部分升为天,一部分降为地。最精纯的元气,会在大地之中孕育,形成圣胎。一旦圣胎成熟破壳而出,便是仙帝级别的超强者。而谁在圣胎成熟之前得到了它,就能吸收圣胎之中的气息,增强自己的修为之力。”

“等到圣胎成熟,血脉相连,会成为最大的助力。到时候圣胎所化之人,和得到之人同心同力,你想这世上还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我们夫妻二人得到圣胎之后万分惊喜,又万分恐惧。一旦这圣胎的消息泄露,那么早晚仙师府都会找上门来。仙宫是绝对不会允许威胁到仙宫的东西存在,圣胎一定会被带走,而我大理宗必然就有灭顶之灾。”

“都怪我。”

女人的脸色充满了愧疚:“是我贪念太重,肖生一直劝我不能要这东西,就算舍不得,不如滴血之后依然留在昆仑山。可我贪,我想吸收圣胎之中的天地精华提升我们夫妻的修为,若是能提升起来,到时候还怕什么仙师府?我们夫妻二人若是到达仙帝级别,仙宫也要位置颤栗......所以,我骗了肖生,我说把圣胎留在昆仑山山洞里了,其实偷偷带了回来。”

“也怪我太轻信别人,当时我们两个的大弟子是个孤儿,本我们夫妻收养,一直当做亲生孩子一样的爱护。本以为,一家人同心,将来大理宗的一切也都是要交给他的,所以就把圣胎的事告诉他了。我们夫妻万万也没有想到,那个畜生,居然会去仙师府高密!”

男人走过去,搂着女子的肩膀:“不能都怪你,其实我知道你把东西带回来了,想着既然你那么想要,我若是一再阻止你会不开心,便装作不知道了。你想告诉他的时候,我若是阻拦,也不会有此祸端。”

安争道:“所以大理宗招惹来了灭门之祸,你们夫妻怨气不散......”

“不,不是我们怨气不散!”

那女子凄厉的喊道:“是我们被那个畜生困在这了......当时背叛我们的那个畜生,现在应该已经成为仙师府的巡天仙师了。当时出卖我们的一共两个人,一个叫吏轻风,后来逃走,不久之前回来了。”

安争一愣:“吏轻风?青慧宗的宗主?他已经被我杀了!”

“好!”

那女子尖叫一声,竟是放声大哭:“那个畜生居然死了吗?终于死了吗?”

男人搂着她的肩膀说道:“天道循环,我说过他们两个一定会遭报应的......”

女子哭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忽然跪下:“谢谢你。”

安争连忙想把她搀扶起来,可是手一触碰,竟是穿了过去。安争这才醒悟,这两个人都是鬼魂。

“若是可以,希望你能继续帮我报仇,杀了那个畜生。我愿意把圣胎的消息告诉你,做为谢礼......那个畜生,叫尚久云!”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医生
上海市虹口区牙病防治所
长沙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太原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南通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