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吾王来也第二卷别来惹我第一一八章灵魂阵法

发布时间:2020-01-20 05:38:41

吾王来也 第二卷 别来惹我 第一一八章 灵魂阵法之法宝

晓静妹纸冲着程峰做了一个鬼脸,又埋头玩她的游戏去了。

只是程峰拉长着个马脸,一脸疑惑的样子看着莫丁。

而莫丁只是盯着桌子上的那个U盘法宝,在呆呆的愣神。

“小莫,你难道不试一试吗?”程峰见莫丁半天没有动静,终于忍不住问道。

莫丁闻听这话,似乎愣了一下,但却马上掩饰过去,脸上堆出了笑容说道:“不用不用,我信得过你们,过会再试吧!”

“这只是通用法宝,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只有使用过后,我才能帮你做调整的。”程峰解释道。

“哦,是吗。”莫丁显得有点心不在焉:“没事的,我以后使用的时候,有问题再找你们好了。”

“那你先把法宝退给我吧,我退钱给你!”程峰突然沉着脸说道。

“为什么?”莫丁惊讶了。

“我制作的东西就要负,如果你用的不好,对我的口碑也是一种伤害,所以,我不想给那些不在意我的作品的人制作任何东西。”他怒道。

“不不不!你误解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非常需要你的法宝。”莫丁连忙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试一下是否好用?”程峰并不打算罢休。

“这……有点别的原因!”莫丁支吾着说道。

“小莫师兄,你是不是怕我们两个是帝修罗的杀手伪装的,怕落入我们的陷阱?”一旁的晓静妹纸突然抬头问道。

“啊!”莫丁一惊!

对呀,这两个自称是同门师弟师妹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怎么确认他们的真实身份呢?

想到这,莫丁顿时紧张起来,本能的向后退了半步,手中握紧了虚己宝剑。

“算了,今天这生意不做了!”程峰见此更加生气,他一把抓起桌上的U盘法宝:“我这就退款给你!”

“嘻嘻……”晓静妹纸突然笑出了声。

程峰和莫丁见状都奇怪的望着她。

“小莫师兄,你刚才是不是做了个噩梦,梦见这位大长脸的玄器宗弟子要害你呀?”晓静妹纸捂着嘴冲着莫丁说道。

“你怎么知道?”莫丁惊讶的叫了起来。

程峰则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俩。

“师妹!是你搞的鬼?”程峰突然醒悟过来,他怒气冲冲的问道。

“搞的什么鬼?”莫丁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她老是捉弄人家的梦境,搞恶作剧!”

“哈哈哈……”晓静妹子笑的直不起腰来,她双手捂着脸,双肩晃动着,笑的花枝乱颤。

“你是说,刚才我做的噩梦,是她搞的恶作剧?”莫丁指着晓静妹纸问道。

“是呀!你刚才是不是梦到我们要害你?”程峰苦笑着问道。

“对呀,刚才在梦中见到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来敲门,并且给了我和这个一样的U盘法宝,结果……”莫丁向程峰描述梦中的遭遇,心有余悸。

“哈哈哈……”晓静妹子笑的更厉害了:“你是不是推开一扇红黑色的大门,然后就被吸进去了?哈哈哈哈……”

“对呀!看来真是你搞的!”莫丁这才醒悟过来,这位玄阵宗的晓静师妹,刚才确实对自己的梦境动了手脚。

“师妹!你怎么总是这样?上次被你搞的丢了生意,你答应过我不再犯了,可是今天你又……!”程峰气急了,但他却不敢太大声呵斥,只能气的将马脸拉的更长。

“我错了!我错了!”晓静师妹看到程峰真的生气了,连忙道歉道,但她还是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师妹,你知道小莫师兄受到帝修罗的威胁,生命有危险,你还这样捉弄他!看师傅知道了怎么收拾你!”程峰见她还在笑,便将师傅抬出来威胁她。

“好好好!我错了,对不起小莫师兄!”晓静妹纸这才知道轻重,赶忙向莫丁道歉。

“好了,别生气了,今天只是例外,最后一次!”她又抓起程峰的左臂摇来晃去的:“人家今天是因为看见掌教师尊收的弟子,一时好胜心起,就忍不住嘛!以后再也不犯啦!”

“这可是你说的啊!”程峰被他摇的受不了,只得装样子凶她。

“一定!”她又冲这个马脸师兄做了个鬼脸。

“你是怎么做到的?”莫丁倒是并不在乎她开的这个恶作剧,他只是奇怪,自己的梦境怎么那么容易被人控制。

“通过灵魂阵法,诺……就在这里面。”晓静师妹拿起桌上的那枚U盘法宝。

“我在这里面设置了一个灵魂阵法,就能对你的梦境进行干预了。”她进一步解释道。

“灵魂阵法是什么?”莫丁奇怪的问道,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关于灵魂一类的知识,更不知道什么叫做灵魂阵法。

“你知道什么是灵魂吧?”晓静妹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小莫问道。

“不知道,是那种鬼故事里的灵魂吗?”莫丁反问道。

“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呀,难道你的师傅都没有将这些东西讲给你听吗?”她一脸的不可思议。

“没有,师傅只传授了太虚玄功给我,其他的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莫丁修炼玄功5年,除了功法法门之外,他不觉得修炼还需要什么其他的知识。

“咦……看来传说还是真的也!”妹纸又大呼小叫起来。

“师妹!”程峰立即制止了她。

“什么传说?”莫丁觉得极怪。

晓静妹子眼睛望望程峰,似又很怕他的样子不敢开口。

“哎!是一些谣传,说你师傅不肯收你为徒,只将你收做记名弟子,那都是瞎嚼舌头的人造掌教师尊的谣言!”程峰向莫丁解释道。

“哎……你别说,我觉得还真有点像哦!”莫丁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小莫师兄?”程峰疑惑的望着他。

“师傅不仅不给我钱花,还不好好传我功法,根本就是不想收我为徒嘛!我这就找他去!”莫丁迈腿就要向门外跑去。

晓静妹子一看急了:“哎!莫丁,那都是假的,骗你的!”

程峰也急了:“小莫,小莫!掌教师尊怎么可能是那种人那?谣传怎么好相信呢?”

看把他们两个给急的,小莫突然回头一笑。

“我也是骗你们的!”

他又信步回到了床前,坐在床沿上,眼睛望着屋里的这两位同门师弟师妹,目光中充满戏谑。

那师弟师妹两个对望一眼,才发觉被这个掌教师尊的弟子给摆了一道。两人自嘲的笑了笑,算是扯平了。

“我自己的师父,我最了解,外面说什么不重要,谣言是不可能动摇我对师父的信心的。”莫丁自得的说道。

“对对对!”两人同时点头道。

莫丁从他们两人的口中似乎闻到了一些味道,那些同门的师兄师弟们似乎都在热衷于传播对自己师父不利的消息,其中的原委他并不清楚,但是,作为道长唯一的弟子,他必须维护掌教师父的高大形象。

“师妹,你说的灵魂阵法是不是太虚功法的另一种演变?”莫丁借势又提出了他最关心的疑问。

“是呀,就是另一种叫法,我们门中,将虚神境弟子的识海又称之为元魂,其实就是灵魂向元神过渡的演进形态。”

在太虚功法的修炼过程中,各门宗师按照自己的理解,将玄功法门分解演合,形成自己门派弟子适合修炼的法门,这其实很正常,唯一原封不动按照原教义传授给弟子的,只有太虚教掌教这一门弟子。

而由于清虚道长作为掌教师尊,长久以来未收弟子,以至于与各门各派之间缺少修炼功法的交流,所以莫丁对于这些宗门的演变功法知之甚少。

他并不知道从修炼的起始,太虚功法的所有修炼,都是针对自己灵魂的修炼。

他甚至是一个无神论者,什么灵魂、前世今生等等都是不存在的。

而现在看起来,其他门派的宗师已经将这个问题研究的更加透彻,并且作为与原始教义相等重要的概念传授给他们的弟子,这样,在修炼进阶上面,都是对弟子有极大好处的。

那些门派的弟子,由于掌握了更为先进的修炼功法,所以自认为修行成效,要远高于自己这个掌教师尊座下的唯一弟子,因为自己修炼的法门,还是那个刻板不变的太虚教义。

但是,从教中的地位来看,自己的地位又似乎要高于他们,所以其他门派的弟子有各种不服也就理所当然了。

要不然,这个晓静妹纸也不会重新犯戒,那自己的梦境搞恶作剧了。

“走着瞧吧!”莫丁暗自思忖道。

刚才晓静师妹说道灵魂阵法的问题,莫丁仔细想来,从太虚功法的角度,确实也不难理解。元胎也好,识海也好,祂们就像自己的第二个大脑,第二种意识,独立存在,却又与自己心意相连,而且,必须通过修炼才能使得与其勾连增强,灵魂变得更为强大。

想到这,莫丁有一种恍然若悟的感觉。

趁这两个在这,今天我不妨向他们好好请教请教。

莫丁做好了打算。

“你们稍等一会,今天既然到我这儿来做客,也让我这个掌教师尊的师兄,好好招待你们一下,不要误了我们太虚观的待客之道。”莫丁向二人说着,便将那张床沿让了出来,请马脸程峰坐下。

杭州白癜风医院口碑怎么样
南京邦德医院的具体地址
四川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深圳治疗女性妇科的医院
廊坊权威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