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圣天古道 第七十四章 又疯了

发布时间:2019-10-19 13:12:51

圣天古道 第七十四章 又疯了

可田农襄此刻,却是另外一番感受。因为他体内的“圣”符文照旧在急速运转,更为夸张的是,那些散落身体各处的星点碎屑,也开始躁动起来,泛着微微亮光,随着符文的运转开始在体内窜行。他只觉得此时体内有无穷之力,开慢慢会聚,在等待瞬间爆发的那一刻。

冥族冷冽地看着田农襄,他要全力施为,一招致其于死命,不愿再与这个小启修境纠缠下去,太折面子了。

冥族的锁神功,犹若锁身牢中的阴戾之气一般,可限制对方修为,乃至可以使对方短时间内会丧失抵挡之力,只能任由左右。

这也是冥族引以为荣的法术。

只是这类法术修炼起来极为繁难,纵是冥族中的大部分人,也难以修成。

这位“黑影”算是冥族此阶修士中的佼佼者,早在启修境后期时,已对此功颇有心得,因此被派到此处,暗中发展实力。

受修为限制,他的锁神功并未进臻境,也没有利用族内特殊符文构筑的锁身牢那般霸烈,可一旦使出,寻常修士根本应付不了,这也是他能够在此处逐步形成气候的根由和资本。

今天,他觉得使用自己的绝招,镇杀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修士,更让那些钻出牢笼的家伙完全臣服。

冥族黑影脸色阴郁,周身突然散出幽光,伴随着淡淡阴戾之气,极其诡异和锋利,大喝一声,打断了短暂的宁静,扑向田农襄。

此时的田农襄体内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寒冰碎屑发着星星光芒,愈来愈亮,已渐透皮肤,模糊闪烁;“圣”字符文急速运转,牵引着浓重的气流在法基上汇聚,体内的那条苍龙升腾盘旋。他顾不上去琢磨这些,唯觉自己突然有种史无前例的强大。

就在冥族黑影将近临身之时,田农襄体内那条苍龙突然咆哮而上,龙吟阵阵,欲冲九天。于此同时,田农襄双掌交错,迎着冥族黑影飞身过去。

锁神功的阴戾之气瞬间裹来,若是平常修士,此刻定会瘫软在地;或说,如果田农襄未经过锁身牢中的砥砺,此时也只能束手就擒。

然而,万事都有例外。这次就是。

阴戾之气裹至,田农襄身子稍滞,接着神魂一惊,似有一道奇异之力已破肤而入欲要将它与肉体剥离。

就在此刻,寒冰碎屑光芒4溢,刺透浸袭而来的那股力道,瞬间将其神魂包裹。同时,“圣”字符文牵引着体内的那条苍龙浸润血脉,将阴戾之气挡在体外。

田农襄顿时神魂清亮,体内法力浑厚,不管不顾,一把抓住冥族黑影探来的一条手臂,另一掌直冲他的面门拍去。

冥族黑影根本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会有还手之力,猛然遇此,顿时一愣,一边后退一边甩臂格挡。可田农襄哪能放他?身子急速前冲,掌风向下,砰的一声击在冥族黑影的胸膛。

只听冥族黑影体内一阵凄厉的魂嘶鬼叫,竟从他他本来通黑的身体上散开几团雾气,瞬间消失无踪。

田农襄此时两眼猩红,哪管得这是何种情况,一掌得手,第二掌紧随而至。

冥族黑影大惊。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自己的锁神功居然对面前这家伙毫无用处。当然,他顾不得去琢磨个中缘由,如若知道田农襄在锁身牢里干了些甚么的话,相信他在使出锁神功前会有另外一份考量。固然,也不会使自己落得如此被动。

冥族黑影两臂连甩,一条手臂是为了摆脱田农襄的锁拿,另外一条则全然是为格挡田农襄转瞬及至的掌风。

砰!

又是一声巨响在冥族黑影身上响起。他体内无数魂哭鬼叫之声更为强烈,团团黑雾向外四散。

这时,本来悬浮在他身后的月牙铲已绕到田农襄身侧,嗖的一声破空而来。

“滚开!”田农襄业已处在疯狂状态,哪还管它什么铲,抡拳转身向月牙铲的柄杆砸去,月牙铲竟硬生生被他捶成两段,只听“腾腾”两声,断裂的月牙铲跌落地面,瞬间团团黑雾消散无踪,只剩下两节普通且锈迹斑斑的烂铁杆。

借着田农襄攻击月牙铲的档口,冥族黑影方才挣脱田农襄的锁拿,仓皇而退。可间月牙铲转瞬间就被面前这妖孽砸成两段,心中大痛,“嗷”的一声,差点栽倒。

愤怒、羞愧、无奈和恐惧,会聚于胸,此时的他,想死的心都有。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个博益境中期,锁神功初有小成,别说普通修士,就是在冥族内的同阶修士中也难觅对手。可今天却栽在一个人族手上,并且还只是个刚晋级启修境的娃娃。

这太不可思议了,他此刻觉得那娃娃太过诡异,似乎专门为了克制他来的。不,是为了克制冥族来的。如若此人成长起来……

冥族黑影想到此,不觉浑身战栗。

他着实恐惧了。对面这个家伙绝非人族,绝非人族!多天前,在冥洞中,同伴门就曾产生过这个念头,当时自己不以为意,可此时

,他却尤其的强烈,且更甚。

然而,他顾不上再继续揣摩了,由于田农襄已扑来过来。

冥族黑影突然觉得,这绝对是上古传言中的异兽,有种至上的神魂和天生的技能,不管自己修为多高,都敢和任何等级的强者相抗。

这种生灵,就是为战役而生。

他恐惧了,是是实实在在的恐惧。已顾不上面前与自己对敌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何等修为,也顾不上自己的颜面,更无心在此立威,转身即退。

然而,此时田农襄正处于疯狂之时,哪能使他轻易脱身?若一头凶兽般,哇哇大叫着,扑将过去,两掌飞舞,连番拍击。

冥族黑影边退边挡,周身黑雾升腾,鬼哭狼嗥,随着田农襄的拍击渐渐消散。

这一切,让周围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怎样可能?冥族黑影何等修为,他们是亲眼见到的,甚至个别人还亲身领略过。可此时竟被一个启修境娃娃追着轰击,却没有还手之力。太过诡异。甚至有人觉得自己是在梦境,只是一次自我安慰的创景而已,不真实,太不真实了。

拎裤男心中,竟产生了一丝不合时宜的欣慰感。当初自己被揍时还觉得挺丢人,此刻连冥族黑影这般表现,仿佛觉得自己挨顿揍还能活命,简直是自己修士生涯的一次成功,恨不得大喊1声:我也挨过揍!他莫名其地产生一份光荣感,竟渐渐地挺直了腰杆。

就在此时,乾坤盘在一旁幽幽的说道:“又疯了!”

荆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吐鲁番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滨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荆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吐鲁番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