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精英

发布时间:2019-12-04 11:17:54

已是半夜12点正。

每天必在酒场舞场浴场里度过,人送外号“三场书记”的苏大成刚进屋,就一改几年来在仕途上那春风得意的神态,对已睡下的老婆梁芳说,这几天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老举报我的那几位“冤家”,一看到我,脸上都露出一种让我心神不定的冷笑,弄得我心里直发毛。唉,什么好别说了,赶快把今年过春节期间,收的85个红包装的一百伍拾柒万伍仟元换个地方藏起来。睡眼惺松的妻子没等苏大成说完,就接过来说,你怎么知道是这么多钱,红包放在那都没开封,只有几个红包上面写钱数了。苏大成不耐烦地说,不信你就起来查点查点,如果我说错了,少多少我补上,多了就算是你给我的“小金库”,行不。就在此时,门铃骤然响起,吓得苏大成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脸色惨白。妻子大声问了声,“谁啊!”是赵百恒家吗?外边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进来。苏大成一听忙说:“不是,找错门了。”边说边从地板上爬了起来,但腿还在不自主的发颤。

妻子下床走进里屋,一会出来时双手捧着一个大纸盒箱,把它放在地板上说,咱俩数一数到底收了多少钱,核实个准数。那好,大成说。

只见大成把纸盒箱翻过来往上一提,红包“哗”的铺了一地。他拿起一包说十万元,然后递给妻子说,再放箱子里。

妻子不满地说,你这么数钱还不如用秤称一称。

你怎么尽说废话,你见过数钱用秤称的吗。大成说。

那我也没见过你这么数钱的。妻子说。

那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大成说。

你要这样数钱就你自己数吧,老娘不奉陪,睡觉去。说完,上床睡觉去了。

大成刚想发脾气,又一想,深更半夜的俩口子打仗,把邻居吵醒了,妻子那没把门的露风嘴,不一定说出什么“小”来。还是忍了吧。

片刻,大成把钱认真地“数”完,在纸盒箱上用炭素笔记上“一百伍拾柒万伍仟元整”,然后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大成上班前告诉妻子,我们得赶紧想个办法把钱转移到安全地带,这样放在家里太不安全了。

妻子说,行。但这是咱家的大事,也就是大主意,还得你定夺。

大成说,你说得也是。晚上在说吧。我今晚早回家,你在家等着。

妻子站在楼上透过窗户,看见大成坐上接他上班的轿车走了,立即抓起电话,让在银行工作的妹妹她上一部进口点钞机,马上到姐家来。

整整一个上午,姐妹俩把红包里的钱点完,其数额与大成说得分毫不差。

妻子看着数完的钱发起“呆”来,妹妹说,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妹妹,你说怪不怪,你姐夫手一过红包就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你看,这纸盒箱上的钱数就是他没开封过完包后写的钱数,竟然和我们姐妹俩用点钞机点出来的一点不差。

妹妹笔笑答说,姐姐,你怎这么不了解姐夫呢,自从他当市建委副处长、处长、副主任,直到今天的主任,二十多年来,哪年不收个几十万,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手上如果没有过硬的认钱“准数”,能混到今天吗?

姐姐一听妹妹夸姐夫,嘴一咧,嘿嘿地乐出了声。只是晚上,大成被最害怕的部门,纪委“请”去再没回来。

后来,当大成这数钱的水平竟能与进口点钞机相媲美的轶事传出后,一位睿智的长者说:“精英、精英,真是腐败分子里的精英啊。”

共 12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通篇读下方知这是反讽,精英不假却走在了歪路上。为官不正,终究断送了前程。【编辑:海林夕】

1 楼 文友: 2012-06-29 18: 0: 8 好的能力不用在正途,又有何用呢?

鄄城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妇产医院怎么样
合肥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上海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一家
邢台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